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孔孟之乡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快捷导航
搜索
查看: 2019|回复: 2

无花果,为谁守候?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1-6 18:00:5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无花果有花,并且很多,细细密密簇拥着,包在果实里面,有一个小小的孔与外面通着,人们看不到。这样的植物,伸展着比手掌还大的叶子,在人家院落里兀自生长着,浓密的树荫,累累的果实,从早春到深秋,温暖着所有的疏离和孤寂,有一丝温柔的优雅,有一些轻轻浅浅的安详。
  到市场上买菜,卖无花果的摊子上,扁圆形的果子堆在那里,价格不菲。在胡同里走,墙里的植物茂盛,大半个身子探在墙外。这些植物里,往往有叶子大而茂盛的无花果树。但,我总觉得它们的果实纤小,稀疏,不像母亲小院里那株无花果树那样,几乎每个枝桠上都挂着一枚饱满的果实,泛红的,微黄的,青的。
  每年七八月间,我回到父母身边,天天在小院子里徜徉,欣赏院中这棵无花果树的风姿,摘食它的果实,感慨它的赐予。
  居住在父母的小院里,心境轻松,月明风清,步履松弛,时光漫流。与母亲有一搭无一搭地说着家常,与父亲喝着茉莉花茶,清谈着历史、文学及当前的形势。夏日的阳光,把小院照得如镀了一层金光,小院有一棵高高的柿树,沉甸甸的果实压弯了树枝,每当下雨天,有不少未成熟的果实,在喧嚣的大雨中穿林打叶,砰然落地。屋檐上爬着几棵丝瓜的藤,蜿蜒盘旋的瓜蔓儿,在墙头上,晾衣绳架上寻寻觅觅,有的攀到屋顶上,挑着粉嘟嘟的黄花儿吹风,小蛇般弯着身子的嫩瓜,掩映在一片浓密的叶子里。若不仔细找,等它长老了,想把它做成厨下佳肴,是不可能的了。只能任它风风光光挂在那里,等秋后寒霜过后,叶子枯萎了,它们还英雄一般悬在架上,迎接着冰雪的到来。岁寒然后知松柏之后凋也。而那些遮天蔽日的叶子呢?早已被凛冽的北风吹破了,甚至连一点枯黄的色彩也没留下。
  柿树和丝瓜藤,仅仅是背景和陪衬,无花果树才是小院的主人,才是最主要的风景,小院的魂魄。
  一棵无花果树占去了院子大部分空间,如泛滥的河水肆意扩充着自己的地盘。它是几年前,母亲从邻居家移来的一棵小苗,压枝长成的,手指般粗细。邻居家的叔叔是教政治经济学的老师,几年前因病去世了,小儿子在上海,很少回来,大儿子虽家在小城,也很少来。阿姨一个人守着小院,一棵无花果树一直陪伴着她。如今,母亲移来的小树苗已有碗口那么粗,茁壮茂密,枝叶横行。把柿子树的枝叶挤到高处发展。生命力旺盛的它,是在围栏里栽种的,可是它越来越侧身栏外,遮住大半个院子,走路都得躲着它。一不注意它粗粝的叶子摸上你的脸颊,像被砂纸打磨过 一般,丝丝缕缕的疼。去年母亲修剪了一回,砍去横亘在院中的枝桠,今年它又随心所欲地长满了。
  院子坐落在小城父亲工作的单位里,红砖瓦房,已有二十多年的历史。我上大学时父母新住进去的。从那以后,几乎每年寒暑假我都要回到那里。后来单位盖了楼房,原来居住在小院里的人大部分搬进楼房了,如今左邻右舍都空着,虽然院子里几棵果树还郁郁葱葱,但早已是大门紧锁,人去院空。唯有古稀之年的父母亲,不离不弃,坚持住在那里。我从小生活的村子,如今已成为城中村,老家有一座三层的楼房,明亮宽敞。可是父亲由于种种原因不愿搬回去住,两个老人安静地住在这里,母亲一直体弱多病,失眠,咳嗽,哮喘,肠胃失调,父亲多年来默默地守护着母亲。父亲退休后,一开始一个人跑去城里代课,挣点辛苦钱,也消解了退休的落寞。因为实在放心不下母亲一个人在家生活,才放弃的。如今他们年事越老越高,在这光线暗淡,低矮潮湿的平房里,与小院里的植物一起度过一个又一个春夏秋冬。
  假期回来,同事们议论着旅游的事。问起我去哪里旅游了,我回答,回老家呆了一段时间。每年夏天,我都会与无花果树约会。初见那一树叶子,内心惊喜和悸动,我冥想中,它们就是菩提的叶子。到南方旅游,有人指着不知名的树告诉我那就是菩提树,我看了一眼,过后就模糊了它的印象。与我无缘的事物,不能产生难以割舍的感情。今日满目葱绿的叶子和饱满的果实,清风徐徐,浮动着隐隐的清香。没有蜂蝶,却有甲壳虫嘤嘤嗡嗡,它们钻在蜜甜的果子里,饱食而眠。这些油碧的叶片,如天使舒展的翅膀,扰起一阵阵风,掀起层层叶浪,惊起一道道波痕,将美好荡漾在静谧的时光里。“一花一世界,一叶一菩提。”耽于幻想的我认为,大自然赋予万物以生命气息,世界也变得真实而生动。这无花果树,便如玉树临风的君子,翩然起舞。
  如果我是一棵树,会如它一般茂盛茁壮,默默守候一隅吗?
  我在父母慈祥的目光,拉扯着枝叶,摘下一枚熟透了的无花果。阵雨之后,叶子和果子湿漉漉的溅着水滴。我轻轻地掰开这柔软的心形果实,一股香甜弥散开来,绛红的果肉,诱人的色彩,令我垂涎欲滴。送一块入口,味蕾大开,一股蜜甜在舌尖游走,久久不去。
  小院里的无花果,这味道,是果实的味道,还是土地的味道,我不知道。
  但在我心里住下了,这带着故乡气息的植物,不开花的树,如梦中的一片绿色的海洋,是我灵魂静谧的港湾。无花果,属于小城这座宁静安详的小院,而年迈的父母,也是属于这棵树的。我,时光的过客,离乡的游子,也是树的孩子,我要为她而歌。
  年年如此。(吕延梅)

点评

请看x.co/kdd(网址) 武汉_肺炎一线照片现惊人一幕 ,番习_土啬_看国内不报道的新闻 git.io/r@ (网址)  发表于 2020-2-12 06:18
海!外直播 t.cn/RxBC0cw 禁闻视频 t.cn/RxlbueS 有的人,他们从来不进市场购物,却在研究着你的物价。有的人,他们从来不要买房,却在研究着你的房价。有的人,儿孙都在美国,却在研究着你该如何爱国...   发表于 2018-9-5 15:39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孔孟之乡-春秋论坛 ( 鲁ICP备06020822号-1  

GMT+8, 2021-5-15 03:04 , Processed in 0.101437 second(s), 25 queries .

Powered by 孔孟之乡-春秋论坛

© 2006-2014 SKIN BY KMZX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