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孔孟之乡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快捷导航
搜索
查看: 3387|回复: 3

[注意][转帖]“狼图腾”,来自哪里?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9-9-4 16:39:2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近年来,“狼文化”在中国的日益泛滥是一个值得关注的文化现象。对狼这一传统的反面形象所做的翻案文章起于何时在此不做考证,但是可以肯定的是,2004年小说《狼图腾》的出版无疑起到推波助澜的重要作用。作者倾几十年的精力研究构思,写出了这本被称为“旷世奇书”的《狼图腾》。可以说,作者对狼以及带有狼的血统的民族、个人的赞美、推崇已经达到登峰造极无以复加甚至不可理喻、不择手段的地步。作者除了在小说的叙事中描写狼的传奇故事,而且在末尾不顾小说的审美特质用了几十页的篇幅借人物之口直接进行宣诫。他做出的诊断是:“‘中国病’就是‘羊病’,属于‘家畜病’的范畴”。“中国病的病根就在于农耕和农耕性格”,以此为基础,他用绝对二元对立的思路借用狼/羊、游牧/农耕等对立的概念重新梳理所谓被儒家篡改的历史。把民族的自强不息不断进取等优秀品质都归结为狼的血统,而把其他的劣根则推到“羊性”身上。更荒谬的是,作者还把北方游牧民族的一次次入侵看成是对被农耕文明腐蚀的汉族的救命输血。稍有历史常识的人都知道,中国的封建社会之所以如此漫长,近代化的过程如此缓慢原因很多,但与北方的游牧民族不断入侵有直接关系。游牧文明与中原的农耕文明相比明显属于落后原始的文明形态。游牧民族的入侵结果不仅是直接造成山河破碎、生灵涂炭而且还是文明的退步(虽然最后他们难免被汉化)。满清的入侵明明是把中国的的现代化进程推迟了几百年(热播历史剧《康熙王朝》竟然还在高唱“再活500年”,真让人不寒而栗。),在作者看来却成了一次珍贵的输血。“俄罗斯从满清手里夺走大片领土,恰恰是中国的农耕和儒家软化了满清的恶果,然而,如果没有满清残存的狼性格,那么到满清末期的中国就连东三省、伊利,甚至整个新疆和西藏都保不住。”最终,作者用这种是非颠倒逻辑混乱的思路把中华民族的图腾篡改成了凶狠狡诘的狼。把狼上升到民族图腾的高度确实成了为狼做翻案文章的极致。在这部小说的推动下,《狼魂》、《狼道》、《狼的故事》等等一系列以狼为题材的书籍泛滥开来。对狼的顶礼膜拜和认祖归宗仿佛使中国人一夜之间变成了“狼的传人”。

    狼文化的盛行并非莫名其妙,实有现实基础。它暗合了当下的新的意识形态。这种意识形态推崇强者、推崇“成功人士”、无条件的鼓励竞争,而这正契合狼的生存的丛林法则。在新意识形态的引导下中国已经出现了种种病象,而无限的推崇狼的行为法则、张扬狼文化只会带来更恶劣的影响。使人向狼认祖归宗,输入狼的血液,认同动物式的强者规则只会使人丧失人之为人的人道、博爱、温情而变得混淆是非颠倒黑白。

     说的更严重一些,这种对动物世界的强者法则无反思的挪用直接导致带有社会达尔文色彩的法西斯理念。《狼图腾》里就已经流露出这种强烈的法西斯主义倾向。“我仰望腾格里,仔细想想觉得腾格里还是对的,性格这么软弱的民族实在不配占据这么辽阔肥沃的土地,真实给天父腾格里丢了脸,天理难容,真到了要开除‘球籍’的地步了.腾格里的‘天理’没有错,软弱的农夫不应痛骂人家的残暴,实际上农夫们也是按此天理来对待庄家的,绝不肯让弱苗懒秧占着好地,而毫不留情地铲除它们。给强苗优秧让位。”

    读到这里,我感到不含而栗。对于强者的无限推崇已经抹杀了正义与非正义、合法与非法的区别。换言之,这种强者法则的逻辑就是:社会中的弱智、痴呆、残疾者等“弱苗”都应该开除“人籍”,一切弱国劣等民族都应开除“球籍”。这种论调与希特勒的法西斯言论没有什么差别。某位学者曾不无感慨的说:为什么这种书没有被查禁?

    这里其实有更深层的原因,这种以丛林法则为核心的市场意识形态的建构并非一种简单的自发力量。汪晖说过:“国家和企业对市场的精心创制并不仅仅是一个经济事件,相反,这一社会过程最终要求用市场法则规划整个的社会生活。”(汪晖:《当代中国的思想状况与现代性问题》收入《死火重温》2000年,人民文学出版社。)转型后的国家正以其行政力量和资源推行市场经济体制,“中国政府对社会主义的坚持并未妨碍下述结论:中国社会的各种行为,包括经济、政治和文化行为甚至政府行为,都深刻地受制于资本和市场的活动。”(汪晖:《当代中国的思想状况与现代性问题》)新的生产关系的确立必然要求构建一种新的文化霸权和意识形态的表象体系,对现实进行“完美的”诠释和论证。各种意识形态国家机器必然随之配合运转。在阿尔都塞看来,教育机构、教会、文学艺术等等非强制性的社会文化部门都是重要的意识形态国家机器。学校教育对这一过程的参与可谓毫无遮掩、昭然若揭(各种高校、职业学校不就是赤裸裸地宣称培养适应市场、学会“推销自己”的工具化“人才”吗?)。中国的教育机构完美的演绎了阿尔都塞所说的意识形态“质询(或称询唤)”的过程。它所要完成的就是新的“生产关系的再生产”(阿尔都塞:《意识形态和意识形态国家机器》)。被成功质询了的每个学生个体(准确的说,应该是臣服于新意识形态的“主体”),走向社会市场,成为新的“无产阶级”或“资产阶级”。悲哀的是,其中很少有人能对此有反思的意识。他们只能做一个“自以为是主人的奴隶”(拉康)。在这样的大背景下,文学必然也要参与这一意识形态的建构过程。应该说,《狼图腾》以及狼文化的泛滥可谓恰逢其时。它即契合主流意识形态的要求,又满足了身处市场牢笼中嗷嗷待哺的千万民众的寻求精神支撑的急迫心情。

     当中国的读者高呼“旷古奇书”,感慨“人活着就得像狼” 时,德国汉学家顾彬却一针见血的指出其中的“法西斯主义”。这也不能不让人感慨什么叫做旁观者清。

  听说,《狼图腾》要出少年版了(可能现在已经出版了吧)。

  还听说,在《狼图腾》几十万人的读者群当中,最小的读者仅有8岁。

  面对读者的盲目热情,我无话可说。

 

“救救孩子”!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9-9-4 16:41:29 | 显示全部楼层

当今中国不需要靠畜牲崇拜来获得“血性”和活力

当今中国不需要靠畜牲崇拜来获得“血性”和活力

 

近日,一则“德国汉学家痛批中国当代文学是垃圾”的消息在网上引起了强烈反响。尽管很快就有方方面面、不同身份的知情者发文指出,这一原出于德国媒体的报道,在被国内某媒体据以进行再度报道时,扭曲了事实。原报道中,著名德国汉学家顾彬在采访中提及中国当代文学时,认为当代中国作家往往相互轻视,甚至称对方的作品为“垃圾”,结果却被不知是粗心、有心还是别有用心的国内媒体误导为其本人指中国当代文学为“垃圾”。如此“危言”一出,包括新浪网在内的各类媒体立即跟进,做专题,配资料,列阵营……居然硬是平地生出一波大澜来。

值得思索的是,虽然这并不是德国汉学家对中国当代文学的批评,但是绝大多数网民对此中国当代文学“垃圾”论,却都表示赞同,而对于其点名批评的《狼图腾》一书及当代中国文学的其他一些现象也表示了认同与支持。

顾彬认为《狼图腾》宣扬了法西斯主义,丢了中国人的脸。这样的说法有没有道理呢?我认为是有道理的。

从小说的创作艺术上看,作为一部小说,《狼图腾》无疑是不成功的。这种不成功首先体现在它是一部理念大于故事的东西。它有着太强烈的“说教”欲望和意识,全书处处都弥散着作者的这种赤裸裸的功利欲望的气息,而本应作为主体的故事却退而居其次,蜷缩在表现欲望强烈的概念阐述之后,并力不从心勉为其难地给极力张扬的理念,做着牵强、蹩脚、苍白无力的“事实”诠释。

而更重要的是,《狼图腾》所极力宣扬的理念,自身也根本不具备多少思想认识上的价值和文化意义。它极力做出的表面的强悍与似乎多么振聋发聩地对中华文化传统或如小说中一直赤裸裸地贬斥的“汉文化”进行反拨的“反思”姿态,掩饰不住其骨子里在思想观念方面的陈旧和庸腐,其价值观念的根本,无非就是从近代西方资本主义殖民文化的库存里趸来的社会达尔文主义而已,再说近一点,就是山姆大叔骨子里那种在西部淘金圈地时遗传下来的强盗基因。

作者顶礼膜拜的草原狼的种种智慧等等“异能”,说到底,也不过就是一类畜生在大自然生物链条的规束之下的某种适应于其自身能力的生存方式、手段而已。作者要向狼学习的只不过是生命需求的最低层次的能力,它并不具备作为更高等级的有着思想能力的人类特别是已经发展进步到今天的人类的榜样的资格。而以汉文化为主体的中华文化中极为丰富的更为发达、更高层次的文明早已远远超越了它,不但是中华民族立身于世界的基石,也是整个人类文明的瑰宝。

在北方的游牧部落还在以狼的生存方式对农耕社会进行掠夺袭扰,以维持拓展其落后的生存时,汉民族早已发展出了更为先进的文明,都江堰就是这方面的最为杰出、最为典型的代表。这项在两千多年前创造的水利工程奇迹,极好地体现了中华文化对于人与自然的关系的理解,充分体现了“顺天应人”的精神,极为巧妙地利用自然规律最大限度地发挥自然的力量造福于人类。这样的人类智慧,毫无疑义,是狼的畜牲智慧永远要仰视的。

在《汉书卷七十傅常郑甘陈段传第四十》中,有汉元帝时的西域副都护陈汤的传记。在这个矫制调动大军奔袭诛杀匈奴郅支单于、说出“犯强汉者虽远必诛”的豪语的汉代名将的简洁传记中,有这样一段记载,乌孙兵围袭西域,急报至,朝中无人能出决策。有人奏请可问陈汤。于是皇帝急召陈汤进宫。其时陈汤已老,他与皇帝的对话,《汉书》记载如下:

(陈汤)对曰:“臣以为此必无可忧也。”上曰:“何以言之?”汤曰:“夫胡兵五而当汉兵一,何者?兵刃朴钝,弓弩不利。今闻颇得汉巧,然犹三而当一。又兵法曰‘客倍而主人半然后敌’,今围会宗者人众不足以胜会宗,唯陛下勿忧!且兵轻行五十里,重行三十里,今会宗欲发城郭敦煌,历时乃至,所谓报仇之兵,非救急之用也!”上曰:“奈何?其解可必乎?度何时解?”汤知乌孙瓦合,不能久攻,故事不过数日。因对曰:“已解矣!”诎指计其日,曰:“不出五日,当有吉语闻。”居四日,军书到,言已解。

从这段记载可知,当时的汉兵,因为兵器、战械及技术等等的先进,一人的战力可以抵敌游牧部落的“胡兵”三至五人。可见汉民族在经济、技术、军事以至文化上的进步对于游牧民族的优势。蒙古部族也是在不断地向先进的汉文化学习之后才强大起来的,没有汉文化发展出的铁具、兵器、战械等等先进经济和文化的成果,难道成吉思汗在扫荡天下,攻城略地时,凭马脑袋就能撞开那些坚城固堡吗?

在《狼图腾》里,作者顶礼膜拜的还有草原狼的“血性”。作者常常借老牧民对城里来的汉族插队知青进行“再教育”的机会,讥讽“你们汉人”的没有血性。而在作者所做的关于《狼图腾》的所谓“讲座”中,还十分荒唐地宣称明代开国立业的两位君主朱元璋与朱棣,正是因为蒙古南侵灭宋,给吃草的汉人带来了吃肉的游牧民族的狼性,经由这样的蒙文化为汉文化的“输血”之后,才成为能够统兵打仗的中国“绝无仅有”的皇帝。这种十分缺乏依据、牵强附会的胡说八道,实在令人惊诧。

这位疯狂痴迷地主张畜牲崇拜的作者,显然故意抹去了许多历史的真实。历史的真实是,从春秋战国起,农耕文化培育出的汉民族,就有数不清的能征惯战的国君、帝王。更重要的是,在北方的游牧部落还在以狼的掠夺方式延续其生存时,中原的中华文明早已超越了对于肉体生命的存在与延续的追求,而进入了对于作为万灵之长的人的更高的精神和文明的追求,创建了百家争鸣的精神世界的文明奇观,并且,为了其精神追求,不惜殒身以殉。田横五百士,因为不屈于外来的强权,忠诚于领袖,竟然一同在其墓前自刎,这是一种多么惊心动魄的景象!这样的血性,在汉文化的历史中,数千年来从未断绝,从高吟“留取丹心照汗青”的文天祥,到痛呼“驱逐鞑虏,恢复中华”的孙中山,不惜蹈海殉身警醒民众的陈天华,再到在朝鲜战场上以血肉之躯堵住敌人枪口的黄继光、在对越自卫反击战中以身体滚雷为部队攻击开路的不知名的战士……这样的精神血性,也是狼的畜牲血性永远达不到的。

《狼图腾》这样的伪劣作品,在这样一个时期出现,并且居然能够得到如此多的人的追捧,是很值得深思的。这种现象反映了在面对所谓的经济全球化浪潮的冲击以及与之伴生的西方的强权、霸权政治的挤压时,在近百年、近五十年间里内外合力的破坏下,历经了巨大的空前的文化断裂之后的中国,许多人在相当程度上已经迷失了对于自身历史和文明的了解和认识,丧失了民族的认同和自信,丧失了对于自身传统和文明的认同和自信,陷于民族虚无主义的泥淖,那些貌似多么“开放”、“进步”,且“与国际接轨”的所谓“思考”,骨子里不过是对于西方“强权政治”的崇拜而已。也正是因为这一点,德国汉学家才会对《狼图腾》作出“法西斯主义”的评语。

鸦片战争以降,在挟枪炮威势而来的西方文明的压力之下,我们几乎一直在检讨、破坏、改造我们的文化,在自认为是在大力扫荡其陈腐、落后的糟粕的时候,我们却很少去认认真真研究我们的文化和传统,研究其真正的精髓,研究其在新的时代的意义及应如何弘扬光大。我们的专家已经可以很准确地说出环境破坏造成的物种灭绝的速度——可以推算到个位数,但对于中国文化所遭受的严重破坏,却没有任何人可以给出一个大致的判断,而且在许多人的认识里,这样的盲目、愚蠢的破坏似乎还远远不够!!!

已经在人类发展的历史上屹立了五千年的中华文明,还将继续生生不息地延续下去,它能够保有以“龙”为象征的对于博大的人的精神追求,它绝不需要靠对狼的畜牲崇拜为它提供所谓的生存滋养!!

(箫鼓 中国网友报)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9-9-4 16:44:32 | 显示全部楼层

我读《狼图腾》,怒从胆边生!

http://www.tianya.cn/publicforum/content/books/1/106072.shtml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9-9-4 16:53:13 | 显示全部楼层

《狼图腾》是法西斯主义吗?

??日前,在国际汉学界有着一定知名度的德国汉学家顾彬,接受访问时,突然以“中国当代文学是垃圾;中国作家相互看不起;中国作家胆子特别小……”等惊人之语,炮轰中国文学。
  
  在接受访问时,顾彬的言辞很是激烈。对在国内红极一时的姜戎小说《狼图腾》,这位汉学家的评价是:“《狼图腾》对我们德国人来说是法西斯主义,这本书让中国丢脸。”
  
  《狼图腾》是法西斯主义吗?这一论调是谁首先提出,是如何产生的呢?本以为首先提出这一历史基调的一定是蒙族人或者满族人,但后来发现原来不是。《狼图腾》、"输血论”的开山师祖竟然是日本人,而这一论调也正是在日军法西斯侵华时期正式出炉,并开始流传的。在今天为满蒙遗类、红卫小丑们所膜拜的《狼图腾》只不过是在重复当年日本人在侵华时期的宣传论调。在1940年,当日本大肆侵略,占踞了中国半壁江山之时,日本的汉学泰斗宫崎市定出版了他的中国史名作,东洋的朴素主义国家与文明主义社会,为《狼图腾》、“输血论”这一历史基调之始源。
  
  该书检讨了从先秦以来的中国文明,称中华文明一经成熟便丧失了活力,开始衰朽。几千年的文明传统之所以能源远流长,全靠周围的"野蛮民族"及时给中华文化注入朴素主义的新鲜血液。所以中华文明的高峰,几乎全出现在外族征服之后。统一中国的秦,便曾出入戌狄之间,为中原各国所不齿。所谓大唐盛世,也是出现于外族征服北方之后。唐王室本身,在血统上大半出于夷狄。宋文明出现于唐末以来的种族大融合之后;明帝国的前面恰是蒙古人的一统天下。清代中国在满人的统治下,领土几乎扩张了一倍,文明又达到了一个新的高峰。接下来的事,宫崎市定没有讲,但其弦外之音很清楚:中华文明靠一次次的"输血"而更生,进出二十世纪后,满人注入的"朴素主义"的血液已被文明化,中华民族又一次因过度文明而变得衰朽,不得不教求助于外族的征服,注入新鲜的"朴素主义"血液,来获得文明之再生。而这一输血的历史使命,不恰恰落在日本人头上头吗?
  
  不过最终日本侵华并未成功,仅留下这一历史基调。德国汉学家顾彬称《狼图腾》是法西斯主义,果不虚言。蒙古人、满人占领中国几百年绞尽脑汁也没有想出这套说辞,日本人侵华不成反倒留下这套说辞,而今天却被满蒙遗类反复传唱、顶礼膜拜;更有趣的是49年以后,咱们新中国的历史学家们,为新中国重新编定历史时,竟然也借用了这个调调。如顾彬所称,《狼图腾》确实让中国丢人,但这个丢人的起始只怕要追溯到49年新中国史家们拾起日本人首创的“输血论”调调的时候。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孔孟之乡-春秋论坛 ( 鲁ICP备06020822号-1  

GMT+8, 2024-5-23 11:02 , Processed in 0.161122 second(s), 19 queries .

Powered by 孔孟之乡-春秋论坛

© 2006-2014 SKIN BY KMZX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