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孔孟之乡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快捷导航
搜索
查看: 1804|回复: 0

整理书橱所感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9-4-22 23:20:4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整理书橱所感

 

    前一段时间,老公让我把家里的书橱整理一下,腾出来一些空间,他要把一些需要保存的技术资料放到家里。我看看满满当当的书橱,有点为难。老公说:把你的那些文学书籍找个地方放一下,有用的当作古董存放起来,除了几套文学名著,其它小说、诗歌啊之类,没用的就当作废品卖掉吧,反正以后搬家时候除了有用的书籍,就不要带走其他东西了。

    我在书橱前打量着藏书,底柜里是老公的技术资料,用几十个档案袋装着,这部分是不能动的。老公也是一个特别爱书的人,对于借来的专业技术书籍,只要感觉到对自己的工作有用,必要全部复印一本。我记得在几年前,他从大学同学那儿借到一本专业书,看过后便扼腕叹息,后悔自己当初怎么没有得到这样有用的好书,于是便花了二百六十多元复印了一本。以后只要借到好书,必去复印,更有甚者,对于特别重要章节,还要复印两份,一份带往单位,一份留在家里,问他何故,他说怕弄丢了,说是一些东西丢了就再也找不到了,这道理谁不懂。算一算,他的复印费也有上千元了,一个人爱书至此,也着实让人佩服。老公曾经分析人们爱书的不同,说有的人爱书,是把书作为安身立命之本,而有的人爱书只是为了消遣或者附庸风雅装点门面,虽然直指我的要害,但是我不能不佩服他总结的精辟。

    老公还珍藏着1968年版的全套的《毛泽东选集》和各式红宝书,他崇拜毛泽东,特地交代我,这些书一定不要动。但是占空间最多的还是我的一些小说、散文、诗歌,还有上世纪八九十年代的各种文学杂志,少部分儿子小时候阅读的童话故事书籍。

    先从哪里开始清理呢?看着我曾经用心读过的那些书籍,心里先暗自发笑起来,《诗歌技巧问答》,我当年竟然天天痴迷地捧读,并活学活用地苦苦练笔,现在翻看着,自己就忍不住觉得有点可笑。诗集《缪斯的春天》,数百页厚厚的诗集中竟然有我的没有占满一页的短诗,那短诗现在让我读起来有点硬板板,全是一些牵强附会的语言排列起来,看不出半点激情,读起来自己就觉得汗颜。一沓各级报纸,我们企业报居多,刊着我的各种体裁的文字,小说、散文、短剧、人物采访、通讯报道、新闻特写,甚至单位的工作汇报和工作总结。被中国现代文学馆永久收藏的《中国化工优秀作品书库》散文卷,载有我的一篇散文《清明祭》,这篇散文后又被我写成一篇中篇小说《生命的祭悼》,小说获2004年山东省五一文化奖三等奖,散文获2007年山东省五一文化奖二等奖。现在重读几万字的小说仍是怀有遗憾,布局谋篇不理想,故事情节安排的不好,人物性格刻画的不到位,但是,想再重新修改,已经很难了,我明白自己已经从那种“在路上”状态中脱离出来。现在看似超凡脱俗,不再争蜗角虚名和蝇头小利,实际上是自己已经完全地陷入懒惰和懈怠的状态了。

    其实,在人生的路途中,不论站在那个时间点上,倒过去回忆N年前的所有往事、经历、追求和坚守,用后来的眼光和角度看,无不充斥着可笑的单纯和幼稚。正如我当年热切捧读《诗歌技巧问答》的时候,我没有想到N年以后,我会对自己那些呆板的长短句给予完全的否定。

    回想少年时期,对书的渴求真的是如饥似渴,几乎把所有能够支配的钱用来买书,即使有两元三元也要买成文学杂志。那时候曾经想,假如将来有了钱,一定把书店里自己喜欢的书统统买回家,把国内出版的所有小说散文诗歌纯文学类的杂志全部预定了。并谋划着将来,没有攻读课业和谋生的紧张和忙碌,大块的时间都要用来读书。可是现在,如果我愿意,我甚至可以把整个书城里所有喜欢的书买回家,如果我愿意,我可以每天坐在家里读书,可是,我却不再爱书读书了,算一算,我不再进书店已经好多年了,确切地说,我曾经不知道我市的几家书店被改成商业门面以后搬到哪里去了,直到最近有一天我坐车经过离家很远的开发区意外地看到了书城。在这之前,我曾经可笑地认为,昔日的书店被商业门面取而代之了,因为大家都与我一样不再爱书读书了。当看到诺大的书城里寥寥的几个人,我甚至没有进门就扭头走了,我虽然惭愧和自责,但是我知道不再爱书的人也许不止我一个。书城里的书依然琳琅满目摆满书架,而我站在门口,只是满目茫然,我不敢走近书架,我已经不再爱书了,这在二十年之前,不读书于我简直是不可思议的事情。

    以往在各级报刊上看着自己印成铅字的文字和名字,曾经想,那些文字会留存许多年,甚至会长于我的生命,那在中国现代文学馆收藏的书里,可以找到我的名字和我的简历。现在看来,那又有多少意义呢。

    书橱里依然保存着二十年前一札同学朋友来往信件,谈论理想和抱负的内容居多,看到“理想和抱负”等豪言壮语,不仅嘴角扯起一抹轻笑。平平淡淡的人生走了大半,我也确实为自己的理想努力过,那深夜的笔耕苦读,在发表出来的数百篇的各类文字里曾经蕴含了我辛勤的汗水,可是我曾经接近过自己的理想吗?我真的触摸过少年理想的温度吗?天空不留痕迹,但鸟儿却曾振翅飞过,在那孤雁高飞的寂寞里,我曾实实在在得到过什么吗?我自问,当初自己终极的追求目标究竟是什么?其实在追索目标的过程中,我就迷茫了,我对自己的一切努力产生了怀疑,我甚至已经否定自己了。

    一些东西在那里放着,经年经月也许很少看上一眼,但是一旦让自己决定取舍时候,又总是恋恋地感到不舍,当感觉得应该珍惜的时候,却不得不舍了。我一本一本从书架上把那些书籍丢在废品袋里的时候,听着书与书撞击发出的有质感声响,我感到快意,我觉得我正在一点一点卸下数十年压在我身上的重轭,我甚至感到自己轻的飘了起来。但是最后,我终于流泪了,我就这样把自己的过去清理成了空白。

    别了,我曾经为此付出过努力,印满我渴求目光的书。留下的一些大部头的名著,如其说是不舍扔掉,想着将来能再次捧读温习,倒不如说是留着以后装点一下我新家的书橱,让我再重读,难了。也许,耄耋之年,在夕阳下,带着老花镜,我打盹的时候会把那些书籍摊在膝头。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孔孟之乡-春秋论坛 ( 鲁ICP备06020822号-1  

GMT+8, 2024-5-23 11:31 , Processed in 0.089024 second(s), 21 queries .

Powered by 孔孟之乡-春秋论坛

© 2006-2014 SKIN BY KMZX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