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孔孟之乡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快捷导航
搜索
查看: 412|回复: 1

春天,雷声响起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4-24 09:30:2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大风突起,电闪雷鸣。暴雨是在我的视线之外,感受之内的。
  一道闪电,即使在明亮的室内,也有它迅疾的身影。接着,一声霹雳,盖过一切,在脑袋上炸响。我不由地“哎呀”一声,旁边的人斜了我一眼。
  春雷,郁结了太多的块垒,终于爆发了!
  无雪,阴阴沉沉的冬季终于熬过去了。小草发芽,春苗返青,干裂的土地期盼着。老天爷果然慈悲,滴落几次小雨,不痛不痒,有胜于无,可是痛快不到骨子里去。天气预报,有雨。但不一定是如期的大雨;即使下雨,也不一定飘落在我的头顶上。
  这场暴雨是预料之外的惊喜。
  冷,我缩着脖子,在宽阔的走廊里穿过,雨天的夜晚,周围尤显得空荡荡的。明亮的灯光,安静地洒在办公桌上,摞起的书本和试卷疲惫不堪,植物却异常平静,舒展着枝叶,安身立命。
  雷声,可以打破这死寂的现实,给予天籁的撼动。听雷,是一种洗礼,抛开一切的嘈杂,跳动的心脏,感受着它的慈悲和威严。
  它是我的故人,在我四十多年的生命里,经常遇见的。它让我想起童年的风雨。那时雷雨是夏天的常客,俗语云,六月天,孩子的脸,说变就变。这会儿艳阳高照,转脸工夫,黑云滚滚,雷电交加,大雨在即。在村庄的农家小院里,在娘急急地督促下,我跑到柴垛旁拽柴火。一个排得密密实实的棉花棵垛,我用劲一根一根从里面把它拽出来,它们臂膀压着臂膀,交缠在一起。干燥,冒着尘灰,棉柴特有的香味里夹着发霉的气息。隔了三十年的时间,我的鼻子还能辨析它,只可惜后来一直没机会嗅到那亲切的气味。我动作要快,使着吃奶的劲,后仰着身子,吭哧,吭哧,忙活好一阵子,力气用尽了,十指也黑乎乎的。大雨点子砸过来之前,我要把一大抱棉柴转移到灶房里去,一家人吃上热气腾腾的饭,全靠它们。雷雨是自由的,有时折腾完了,雨没下。有时来得急,没等我忙完,雨点子噼里啪啦、穿林打叶而来,我搂起柴禾,仓皇逃窜。之后,站在屋檐下,看雨点砸在泥地上,一开始溅起一阵阵的尘土,慢慢地皮全湿了,水成洼了,溅起涟漪,流汇成细流四处漫延。空气里,起初是土腥味,渐渐成了潮湿的阴冷气息。风雨狂暴,大树被施了魔法一般疯狂地摇晃着,抗争着。巨大的呼啸声,一浪高过一浪,把整个世界吞没。
  曳尾涂中,自由游弋。是庄子的逍遥。听风听雨,心静如潭。是我的享受。或许因为童年与自然太亲近,如一颗野草,风来摇摆,雨来欢歌。来到城市定居,偶尔漫游于田野上,有如归之感。校园里疏于管理的花坛里,长满了野草花,高的,矮的;大的,小的;黄的,粉的。脚步走过去,眼光留在那里。突然一天,它们不见了,裸露的黄土地上,稀稀疏疏的绿草,像中年男人头顶上零落殆尽的头发。办公室里,窗台上常年葱绿的,无非吊兰、芦荟和幸福树。它们和天井里的树隔窗相望,风雨来时,窗外再欢畅,窗内的嫉妒和艳羡也只能是静默的。
  雷声穿越时空而来,依然暴虐,依然彻底。它的生机不减,于我却是物是人非。闪电划过天空,大地瞬间明亮,童年的影像明镜一般悬着。大地,无论贫瘠还是膏腴,只要有雨水的滋养,一样的植物丛生。人生,无论逆境还是顺境,年轻还是年迈,只要心存感恩,同样能踏实与满足。
  昨晚的风雨雷电,已被今早的艳阳替代,道路被水浸湿后更显得厚重。楼下的牡丹丛里,白色的花瓣零落了一地。枝头,紫荆花绚烂成一片靓丽的花海。一阵浓浓的香气扑鼻而来,我转着脑袋,四处寻觅,高处偌大的树冠被花团攒住,雨后梧桐树掀起了春天的又一个高潮。
  阳春三月,并非只有草长莺飞,姹紫嫣红,伴随而来的还有风雨肆虐,电闪雷鸣。然而,人生的四季,时时可以风和日丽,河清海晏。(吕延梅)


  作者简介:
  吕延梅,女,现居济宁,供职一中学,高级老师。工作之余,唯喜读书,间或写字,以此为乐。偶有文字见诸杂志报端。


点评

海!外直播 t.cn/RxmJTRS 禁闻视频 t.cn/RJvO78o 倒的高官越来越多,一薄一厚难以满足大家胃口,都在翘首以盼下一只“大老虎”,大清只有一个和珅,而今遍地是和珅,个中何故?看这个就知道了..   发表于 2018-9-5 15:56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孔孟之乡-春秋论坛 ( 鲁ICP备06020822号-1  

GMT+8, 2019-7-20 02:29 , Processed in 0.134171 second(s), 20 queries .

Powered by 孔孟之乡-春秋论坛

© 2006-2014 SKIN BY KMZX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