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孔孟之乡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快捷导航
搜索
查看: 801|回复: 1

旷世绝恋话《秋迟》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3-25 11:58:2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青青河边草 于 2017-3-25 11:59 编辑

秋迟.jpg


  早春的宁波山明水秀、风光旖旎。

  一日,江南富贾李茂昌拿出一幅刚刚收藏的石涛的真迹,给爱女秋君观赏,不料秋君淡淡一笑:“爹,画是假的,但作画之人天分极高,将来必定有所作为。”
  李茂昌心有不甘,却又讳莫如深。自己花五十块大洋居然买了个赝品,让外人知道岂不有辱身份、难看至极。于是在江南一带明察暗访,两年后终于在上海找到此人。让他错愕的是千辛万苦要寻找的,竟是一个风流倜傥二十几岁的儒雅青年。

张大千作品
  这青年听罢李茂昌的叙述,哈哈大笑,执意要把钱还回。李茂昌见青年谈吐文雅,心胸坦荡,自己也是性情中人,平素里喜好些古玩字画,见有才之士更是敬重三分,此刻哪还有要钱之意,一心想结为好友,并邀之府中小住。
  此生是谁?他就是一代名流——张大千。
  张大千二十岁时,因青梅竹马的表妹去世,心灰意冷的他到宁波天童寺出家,三个月后还俗。
  一九二一年,结婚不久的张大千辗转于上海发展,当时模仿石涛的画就已到了以假乱真的地步。没想到这简简单单的一幅画,却勾起了一段荡气回肠的千古佳话。

张大千作品
  张大千应约来到宁波李府,当即被客厅中的一幅《荷花图》吸引,一枝残荷,半根秃径,一汪淤泥,飘逸洒脱,似有风吹荷摇、径晃水动之感。不禁赞道:“此画清新明朗,淡雅灵动,既有阳刚之气,又有柔弱之美,真不愧为是一幅佳作也。”
  “哦!小弟如此看重此画,可想见见作画之人呢?”李茂昌看他如此欣赏,在一旁问道。
  “求之不得,怎么,先生可认得此人?”张大千欣喜过望。
  “哈哈哈!”李茂昌朗声大笑:“这还不易,今晚便可见到。”

李秋君画作
  晚宴时分,一位清纯秀丽的女子在夕阳下款款步入厅堂。李茂昌笑道:“秋儿,这就是我苦苦寻找了两年的大千小弟,快快拜见!”
  女子羞涩地上前拜见,俊俏的脸庞立刻腾起一抹红晕。张大千万没想到画的作者竟是一位深闺红妆,且又举止端秀,惊愕之余忙施礼道:“小生张爰见过小姐。”
  此女是谁?她就是李家三小姐秋君。这李秋君天资聪慧,家学渊源,诗词书画样样皆通,是出了名的沪上才女。

李秋君画作
  从此以后,张大千借寓于李宅,在李秋君所居后楼的“鸥湘堂”设了自己的画室。二人惺惺相惜,互相倾慕,几乎形影不离。李家的家长看在眼里,也有意撮合两人。
  秋君的伯父李薇庄在闲聊时问张大千:“我家秋君,许配你如何?”
  张大千听后赶紧下跪道:“多谢先生抬爱,我在家已有妻室。再说李府乃名门望族,自无把千金小姐与人作妾的道理,而我也无停妻再娶之念。望先生海涵!”

张大千画作
  李秋君此时也陷入了无尽的苦恼之中,是嫁给这个穷书生做妾呢?还是保持兄妹知己的友情呢?但春情萌动的她还是做了一次试探:“先生常年在外,形影孤单,如若再收一妾服侍左右,该是福分无边了。”
  岂料张大千听罢,沉默良久,长叹一声道:“相见恨晚矣”!他知道,自己虽然本性洒脱,年少轻狂,是一个多愁善感之人。但对三妹却情有独钟,发乎情止于礼,绝无半点逾越本分的事。于是在百般愁苦中偷偷刻下了“秋迟”一方印。
  自此一段金玉良缘化为泡影。

李秋君画作
  更让张大千没有想到的是,李秋君竟因此终身未嫁,这个痴情的女子把爱深深地埋在了心里。上世纪三十年代,李秋君随张大千来到上海,在国立美术学校任教。便以妹妹的身份一如既往地照顾他的起居生活。
  在此期间,由于受到张大千画风的熏陶,李秋君画艺大进,以一幅《秋山读易图》荣获一九三〇年布鲁塞尔“劳动和美术”国际大奖赛金牌。
  抗战前夕,张大千怕三妹寂寞,把亲生女儿心瑞、心沛过继给她当养女。李秋君更是把二人看作亲生骨肉,一心一意抚养教育。
  张大千远走敦煌写生,也是受了三妹的鼓舞,这次敦煌之行对他的一生都产生了决定性的影响,从而也奠定了他在中国绘画史上不可替代的地位。连徐悲鸿也感叹:“五百年来一大千”,毕加索在观看了他的作品后,也由衷地发出了“真正的艺术在东方”的感叹。

张大千临摹敦煌壁画
  一九三九年,国内战事趋紧,张大千惦记着三妹的安危。而这时李秋君同何香凝女士在上海组织灾童救护所,专门收养那些无家可归、失去父母的孤儿。多次去信劝慰远在沦陷区的三妹,快快回到自己身边。而李秋君无法离开上海,一来挂牵两个上学的女儿,二来不愿在生活上再给他添加负担。
  一九四五年八月,抗战胜利。张大千抑制不住心头的激动,挥毫即兴创作了巨幅山水画《苍莽幽翠图》,并且重重的盖上了“秋迟”之印。他盼望终有一天李秋君能看到这幅画,以此纪念他们一生的情意。

苍莽幽翠图
  一九四八年,大千和秋君都刚好到知天命之年,朋友们为两人在上海合庆百岁寿诞。两人当场合作一幅《高山流水图》,友人纷纷送礼庆贺,其中以陈巨来所刻、寓二人名字于其中的“百岁千秋”印章最为夺目。而后,两人还一起合购墓地,互写墓碑,相约死后邻穴而葬。
  无论远隔千山万水,他从未中断与三妹的书信往来。这种习惯保持了近四十年。直到他一九四九年去了东南亚到南美旅居,才终止了联络。然在异国他乡,倍感思念一生的挚爱,每到一个国家,他就要收集一点泥土,装在信封里,再写上“三妹亲展”。到张大千去世时,已有十几个未开启的信封。
  李秋君病重期间,张大千从台湾拜托三妹其弟从香港转信与她:“三妹,听说你最近缠绵病榻,我心如刀割。人生最大憾事为生不能同衾,而死不能同穴。你我虽合写了墓志铭,但究竟死后能否同穴,实在令我心忧。蜀山秦树一生曾蒙无数红颜厚爱,然与三妹相比,六宫粉黛无不黯然失色。八哥今日犹记初逢时你一副可爱娇憨模样,铭心刻骨,似在昨日……恨海峡相隔,正是家在西南常作东南别,尘蜡苔痕梦里情啊。”

张大千作品
  一九七一年,正当张大千在香港举行画展时,闻知李秋君去世的消息,悲痛欲绝。面朝她居住的方向,长跪不起,几日茶饭不思,一时间苍老了许多。
  八年后,张大千谢世。彻底结束了这场惊世骇俗的柏拉图式的恋情。
  二〇〇四年三月,带有《秋迟》印章的《苍莽幽翠图》浮出世面,被估市价逾一千万元。同时,随着《秋迟》的出现,也为世人打开了这段鲜为人知的尘封记忆……


  作者简介:
  马来敏,现居山东省济宁市任城区。小说、散文、诗歌曾在《现代作家》《济宁文学》《经典美文欣赏》《中国诗歌网》《中国旅游网》《诗歌中国》《太阳谷诗社》中发表。其中部分散文、诗歌被《当代文学典藏》收录并出版发行。


点评

海!外直播 t.cn/RxmJTrS 禁闻视频 t.cn/RxrADk4 拍《建国大业》的导演一不小心给我展现了一个报纸可以批评政府、学生可以上街游行、民众可以自由结社、法律有公正、穷人有活路的真实民国...   发表于 2018-9-5 15:49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孔孟之乡-春秋论坛 ( 鲁ICP备06020822号-1  

GMT+8, 2019-9-17 22:22 , Processed in 0.100158 second(s), 25 queries .

Powered by 孔孟之乡-春秋论坛

© 2006-2014 SKIN BY KMZX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