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孔孟之乡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快捷导航
搜索
查看: 606|回复: 1

一只船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3-22 10:40:4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0 (1).jpg

  我梦见我就是一只船,驶在无穷的时空里。风摇着,水荡着,当然还有云彩在天上飘。云彩在变幻着,像蝴蝶,像奔马,像焰烟,像山峦。如果真有一个上帝高高在上地看着我,在他的眼里,我也会是一朵小小的云彩吗?
  但是,我是一只船,驶在无穷的时空里。
  船,好象只能属于水了。它的轨迹,它的神态,它的喜怒哀乐,似乎全都托付于水了。
  其实不。船的心属于岸,属于那道永不变更的岸。几乎就在每次出航的时刻,船都装满了思念,对于岸的留恋与思念。没有岸,船怎么能够出航?没有岸的船,犹如断了线的风筝、没有家园的孤魂。船的命当然是与风浪为伍了,那如渊如兽的浪涛,会让行程充满着危险与颠簸。但是船不怕的,总是迎着风浪前行,因为它的心里有着比山还要稳固的岸。岸在祝福它,支持它,鼓励它;它也在想着岸,并且知道岸时时刻刻在等它——于是船便有了从容与勇敢、力量与智慧。
  还有夜黑如漆的行程,涂着夜色的浪涛更会设下一个个的陷阱。让浓重的夜色重重包围着的船,越发显得零仃而又弱小。可是就在黑的夜与黑的浪涛发出自鸣得意的狞笑的时候,船却坚定地、毫无惧色地前行着,首昂尾翘,铿锵带劲,因为岸就是船夜夜的指航的明灯。也有风雪肆虐的季节,寒冷会像鞭子抽打着船。这时,在漫天的冰冷里,船的筋骨的咯吱声是那样的醒目凸兀。即使筋骨在漫天的寒冷里咯吱作响,船也会在寒冷里前进。回味着岸的热烈怀抱的船,也许正是天地间最为温暖的一个意象了。
  船知道,风浪不是也在冲撞着岸吗?铺天盖地浪潮,一拨紧接一拨地压过来、压过来,要将岸打倒淹没。当然还有不动声色的诱惑,想在天长日久的侵蚀下,将岸风化消磨。但是岸立着,纹丝不动,分毫也不后退。岸在等待着,等待着就要归来的船;岸在守护着,守护着它们共同的家园。
  有了岸的等待与守护,船的每一次远行,也就成了满怀着期待的归程。
  时空是无限遥远的。行在无限时空中的船当然会有着长长的寂寞。这时,岸就是船上的锚了。有锚在船上,就是岸在船的怀里;疲倦了,那就靠着锚安安静静地休息;危殆时,锚又会像岸一样的生根,船踩着锚如同靠上了岸。
  也会有倾覆的发生。但是回归的路途是任谁也阻断不了的,岸与船,会将生龙活虎的期待,生长于沧海桑田的变换之中。

  作者简介:
  李木生,著名作家,散文家,诗人,高级编辑。1952年生于山东济宁农村,上世纪七十年代开始从事文学创作,曾出版诗集《翠谷》、传记《布衣孔子》、散文集《乔木森森》等。散文集《午夜的阳光》获山东省首届泰山文艺奖,散文《微山湖上静悄悄》获中国作家协会首届郭沫若散文随笔奖,散文《唐朝,那朵自由之花》获中国散文协会冰心散文奖,作品入选全国各种选刊、选本、大中小学读本及初、高中试卷。


点评

海!外直播 t.cn/RxmJTRo 禁闻视频 t.cn/RxkPOKC 从大米里,认识了镉;从咸鸭蛋里,认识了苏丹红;从火锅里,认识了福尔马林;从银耳里,认识了硫磺;从牛奶里认识了三聚氰胺..在食品中我们国家顺利完成了化学扫盲...   发表于 2018-9-7 16:38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孔孟之乡-春秋论坛 ( 鲁ICP备06020822号-1  

GMT+8, 2019-7-20 03:00 , Processed in 0.105198 second(s), 25 queries .

Powered by 孔孟之乡-春秋论坛

© 2006-2014 SKIN BY KMZX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