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孔孟之乡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快捷导航
搜索
查看: 453|回复: 2

香槟随笔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3-21 21:16:2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0.jpg
  想不到在美国伊利诺依州的香槟市一住就是三个月。这样一个只有10万人口的城市,面积却与我们有着150万人口的杭州市基本相等。与旧有的生存空间里的一切关系突然断路,骤然间来到这样一个语言不通、空阔而又陌生的时空里,真有了一种隐居的闲适与自由,头脑也就如青山的幽谷一样沉静、清醒而又充满着意趣。时间一久,也许这些曾经的意趣会冷却或者淡忘,那就零星地记下一点还在我心里新鲜着的记忆吧。
初春的傍晚
  真的是春天了,刚打开门,一种让肺尽情张开的气息就扑面而来,暖融融的,杂着蒙胧的草与叶的清香。一家一家门前的灯也次第亮了起来,更令这春之傍晚,平添了一种宁馨。阵阵的风,悄悄地吹着,摇晃起了树梢,上面有小小的叶片,似乎早已按捺不住心头的喜悦,要手舞足蹈了。嗨,那是谁家的门前,竟然开了一树的白花。刚落不久的夕阳,也是这样的留恋这个迷人的初春吗?它用它一步三回首的余辉,把西天的云染得斑烂有致。天空的当中,还有三条长短不一的银色的射线,那是飞机飞过留下的印痕,也被夕辉映得楚楚如洗。
  当然,在这春之暮色里,最美妙的,还是鸟儿的歌唱。那是欢乐的歌唱呀!每一条树枝,甚至每一丝暮霭,都在倾听鸟儿的歌唱。它们劳作了一天,就等着这个歌唱的时分。它们就这样唯我而又忘我地歌唱着,或悠扬,或急促,或高昂,或低婉,各自都发出自己自由的声音,如入无人之境。它们没有一只讲话大家闭嘴的会议,也没有众口一词的宣誓或口号。它们只是各自叫着唱着,声音就稠密得如夏日的急雨了。只有静如幽谷的心,才能分辩开它们各自独特的声音,甚至那些亲昵的让人陶醉的唱和问答。在这唱和问答里,肯定没有出尔反尔、信口雌黄,没有矫情,没有惊恐,也没有怨毒。交谈,诉说,自言自语,更多的,当是恋歌了——那无比繁富而又热烈深长的歌唱啊。我不知道在这些歌唱者里,有没有五十年代从大洋彼岸飞过来的麻雀的后裔?他们的头上再也不会因为戴上“四害”的帽子而受到无穷的惊扰了。谁也没有权力为这繁密的歌唱定调,它们只是照着自己的心意各自唱着叫着说着笑着,连上帝都在倾听,在这初春的傍晚。
晴日看云
  天怎么可以这样蓝呢?看它久了你就会有一种担心,担心要让看不到底的湛蓝将眼睛吸了去。但是有云彩悄悄地来了,是滑动着小花旦(有时是闺门旦)一样的碎步来的。它们是从天边走来的,只在女儿香槟家后院的树梢上空稍作停留,便又渐行渐远了。你说奇怪不?只这几片云,恁大的天空便立时有了灵性,有了韵致,甚至还有了几分调皮。原来似乎高高在上的天空,也显得有了些家常的味道。
  不像风筝有根线拴着,云彩就在无涯的天上无牵无挂地行走。不用听谁的旨意,也没有谁能够命令它,更没有什么功利可以迫促它,大小胖瘦,行止快慢,全随着自己的心意。可以像一座一座峥嵘庞大的山岳,醒目在蔚蓝里;也可以像一朵两朵清雅的白菊,淡然在广袤中。寿命短暂、轻如鸿毛又有什么关系?今天是今天的云彩,明天有明天的云彩。哪怕只存在一个时辰就消失得无影无踪,它也不会有丝毫的哀伤,怡然的情怀里本就没有企求不朽的奢望。不像人间,没有人味的人还冠冕堂皇着。
  最是雨后的清晨,迟睡的老美们都还在酣睡中,一个人早早地出门,将眼睛久久地融化在天边的云彩里,一种无法言表的云味儿就在我周身的每一个细胞里弥漫开来。那参差的云,有的浅灰有的深灰,浓淡间似乎还残留着对于昨夜雨的记忆。但是它们肯定不会再把雨滴洒下,只是等着温暖纯粹的阳光将其漂洗成一尘不染的雪白。这些雪白的云团,会在午间变幻无穷。当然可以御着风,奔驰成扬鬣的万千野马,让整个苍穹都变成演绎野性的舞台,并在地上留下无羁的身影。也会悄然间消融在晴空里,只让若隐若现、轻如纱翼般的云在蓝天上逍遥。只有当月光将世界濡染得梦境一般,卸却了傍晚霞装的云彩(那是那野百合、野玫瑰一样的火红的云锦啊),又会在月镜里流连顾盼开来,云影婆娑间,每一滴月色里便都噙满了云之柔情了。即使在没有云彩的月夜,我也会尝到云彩的味儿,因为那或圆或缺、我行我素的皓月不就是云的魂魄吗?
那棵老柳
  这里那里,在香槟总能看到不少老树,而让我过目不忘的则是那棵老垂柳。与它是在一次散步时无意中相遇的,那是在三月的一个太阳刚刚出来的早晨。万千的枝条就在朝晖里自信地垂着,浓重的绿色似乎把它周围的阳光都染成了翡翠。真是想不到会有这么大的垂柳,身躯粗壮自不必说了,光是庞大的树冠就有七八米的直径吧?活得又这么简单,一点雨水一点阳光就能够活过一个世纪又一个世纪。最让我惊讶的,是它竟然庇护着那样多的鸟在自己的枝叶间。鸟们争鸣的声音是如此的稠密,就如远远地听着中国春节时争鸣的鞭炮,只不过它们的争鸣也如鞭炮一样,只是各自毫无阻碍的自由歌唱罢了。我甚至觉得这稠密的争鸣,就是这棵老柳的长青的思想,已经成为它自身的一个有机的组成部分。
  五月下旬的一天,有雨不紧不慢的下着,我去向那棵老柳道别——在暮霭模糊了一切的时候。它在等我,那纷披的万千垂枝,在笼着暮霭的雨里显着浓墨一样的颜色。
  我走近它,轻轻地久久地抚摸着它的身体,一股树的苦香味就在我的肺腑间曲曲折折流转开来。我知道它有着病,树干的北侧似乎已经被岁月蚀空。但是它依然直直地稳稳地站着,它的冠还是慷慨地庄严地垂着浓重的绿色,而它那长青的“思想”,仍然在不知疲倦的争鸣着。什么样严寒的冬季它没有经历过呢?还有那奇旱的年份,几乎就要将它置于死地。但是它与大地紧紧地拥抱着,把自己的根扎得深些、再深些,并让自己坚贞的头颅,始终向往着自由的天空。自已病着苦着难着,却让热着的胸怀,成为鸟、松鼠、云彩、风的家。当然,遇到雨天或者太阳太毒的时候,它也会收留下旅人,让他们躲避、休憩。
  没有谁理会这棵老柳的艰难与痛苦,也不知道这株老垂柳还有多少生之时日。在这话别的笼着暮霭的细雨里,我好象听到老柳在说:“那些被认为或自认为比我幸运的树,他们的暮志铭上是不能刻下这样一行字的‘长眠于此的这棵树,曾经做了它应该做的事,说了它应该说的话。’”


点评

海!外直播 t.cn/RxlBL8F 禁闻视频 t.cn/RxkPOKa 据说天朝互联网大会来了50多国部长级高官,一看名单,最重要20国(G20)来了2个,最穷50国(联合国LDCs)来了19个.一群局域网用户凑在一起开世界互联网大会,笑死了   发表于 2018-9-10 20:34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3-21 21:18:17 | 显示全部楼层
午夜的阳光
  阳光,在午夜时分盛开。
  有一声两声的鸟的鸣唱,似乎在询问这夜之寂静的缘故。它是在哪个枝头的露珠里,吮吸着阳光?我知道,不圆的月亮,正在当空,向世间投下太阳的抚慰。教堂的钟声早已眠去,为什么却有沁人肺腑的钟鸣在我心中荡漾?悠悠的,就把空气震颤得犹如水之无边的波纹了。不知怎的,回回这荡漾的钟声,总让我想到阳光,这可抚可叩、金声玉振般的阳光啊……
  从诞生的那一刻起,它就注定要为爱而燃烧一生了。赤裸着,里外,透彻着光明与热情。我看到,淹没在黑暗中的心,正在挣破束缚,抽出纷披的绿枝,在风中舞动——因为它早早地感到了太阳走来的脚步。
  黑夜并不就是黑暗,因为黑夜里有月有星,有横亘长空的银河,更有被人们忽略了的太阳的深情:他要让绕着太阳旋转的地球,看到自己真切的身影。黑夜,不就是地球自己在阳光里的投影?于是小小的地球看到了自己,并在这广袤的穹苍之上,留下自己独立而生动的轨迹。当然,这种围绕的旋转,便是任何力量也无法阻挡的了。因为这无始无终的围绕,不就是一种发自生命深处的吸引与恋爱吗?
  我就想,如果宇宙里的星辰也分男女公母的话,那太阳将是一位女性了。她用自己燃烧的躯体,在向人类、动物、植物,向空气、云彩,甚至石头,一点一滴地做着伟大的光明与爱的启蒙。在这静静的夜里,我听见,草芽,鸟雏,甚至蛹,都在跟着一个声音学唱:“抚摸,给,喜欢,爱……”
  于是,我在深夜里醒着,享受阳光。
  怎能辜负转瞬即逝的一生?那就让阳光照彻,或者干脆让自己通体都化作澄明而又热烈的阳光,活得光彩无愧。
  不要相信阴霾和阴霾的谎言,甚至阴霾也会狡诈地一边往阳光身上泼着脏水、一边还盗用着阳光的名义。只是孳生的蛆蚊终会让阴暗与肮脏露出马脚,这时,有金色羽毛一样的阳光,早已在满天飞翔了——赤裸,明澈,干净,坦荡。
  窗外的街道,当年那个有着阳光性格的林肯该是走过的吧?是他拨开阴霾,让阳光照临到黑人的身上。这抚着柔柔春风的街道,是否也与我一样在这深夜里反刍着阳光?此刻,大洋对岸的我的祖国,当是午间阳光流泻的时分了。
  明天,会有雨吗?让人间得到洗礼的春雨,那是阳光的丝丝缕缕的柔情呀。我仿佛看到,每一棵树,都被这丝丝缕缕的柔情梳洗得新娘一般。
  梦起了。
  转眼间回国就要三个月了。看着铁板一块、总是灰蒙蒙的天空,真的是有些想念起香槟的云彩了。还有初春傍晚众鸟的歌唱、午夜时分盛开的阳光、和那棵让自己坚贞的头颅始终向往着自由天空的老柳,都会让我落寞的心里泛起些许温暖的涟漪。
  作者简介:
  李木生,著名作家,散文家,诗人,高级编辑。1952年生于山东济宁农村,上世纪七十年代开始从事文学创作,曾出版诗集《翠谷》、传记《布衣孔子》、散文集《乔木森森》等。散文集《午夜的阳光》获山东省首届泰山文艺奖,散文《微山湖上静悄悄》获中国作家协会首届郭沫若散文随笔奖,散文《唐朝,那朵自由之花》获中国散文协会冰心散文奖,作品入选全国各种选刊、选本、大中小学读本及初、高中试卷。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孔孟之乡-春秋论坛 ( 鲁ICP备06020822号-1  

GMT+8, 2019-5-25 18:52 , Processed in 0.199639 second(s), 25 queries .

Powered by 孔孟之乡-春秋论坛

© 2006-2014 SKIN BY KMZX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