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孔孟之乡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快捷导航
搜索
楼主: 任英华

戏说《红楼梦》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07-10-29 20:01:00 | 显示全部楼层

老古空等半月,难耐寂寞。再登道门,以求新策。一贴说:“愿闻佳音。”古说:“只听人说启事好,不见有人来投标。”一贴说:“这种事你必须亲自去跑,不能在家坐等。”古说:“我哪里坐得住?市区、郊区,凡稍名气的机关学校、工矿企业,都跑了个遍,毫无收获。想请您把我的实际行动告诉大家,以表心实意切!”一贴说:“网上见。”随后,网上映出:寻偶纪游。

东市策骏马,棉纺毛纺赏秋花。

冷仓热电觅晚芳,重机育才遍询查。

遍询查,半老徐娘隐谁家?

西市挥长鞭,生化似闻昭君怨。

洗涤若有蔡文姬,理应回归古家汉。

洛神肯否落船坞?婕妤可曾来印染?

阅尽千家皆不是,漫踏运河杨柳岸。

南市驱面的,追捕风声检信息。

农场几见孤鸾影?化肥哪厢凰单栖?

跟踪离散鸳鸯后,三绕四湖荷塘堤。

荷墉堤,菩萨何处显圣迹?

北市信步游,心酒馥郁如姘头。

医院女医谁丧偶?寂寞住几楼?

遥呼孀居护士长,谁作织女我牵扯牛。

教堂修女今安在?九女堆上逐风流。

[此贴子已经被作者于2008-5-11 21:23:55编辑过]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7-10-29 20:01:15 | 显示全部楼层

逐风流,嫦娥晦涩怎绸缪?

市内乘三轮,驾车款款老佳人。

臂膀有力腿健强,似舞剑器公孙娘;

身架适宜骨肉匀,侧后背影皆传神;

衣衫洒脱鞋袜新,左右关照顾盼频。

若非车拥行人挤,疑是圣母驭行云。

一问三答真情吐,久病不愈死丈夫。

机关后勤先告退,无儿无女傍阿谁?

经年求索思改嫁,未得忠厚善良家!

长街蹬车非为利,愿拉夫君共晨夕。

耳闻心热喜眉梢,轮车艳遇摊今朝。

万事俱备欠东风,临拍板时问一声。

提及学历透心凉,伊人一世半文盲。

半文盲!喜变作忧忒怆惊!

问君能有几多凉?恰似波音栽入北冰洋!

[此贴子已经被作者于2007-10-29 22:48:45编辑过]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7-10-29 20:02:11 | 显示全部楼层

未及旬日,老古三入道门。一贴问:“有何喜讯?”古说:“喜讯一场空,全在美梦中。”一贴说:“梦美就发喜庆之兆。”古将梦境详述一遍,而后请求一贴编成顺口溜公诸于世,以表寤寐求之的心态。一贴编道:隆冬春梦

夕阳西下正黄昏,溜车归来自掩门。

华灯投射单身影,彩电观赏独一人。

鸳鸯枕长多闲空,羽绒被阔谁与共?

思绪万千心忡忡,军情爱情齐入梦。

短促突击拼三秋,速战速决功无成。

英雄不打阵地战,获胜诀窍在运动。

明日游击府州县,便上京城与省城。

天安门前老淑女,婉言相邀结伴行。

同往天坛祈年殿,誓结同心告苍穹。

雍和宫里问喇嘛,夕阳姻缘前生定。

大栅栏购定情礼,金戒银练珠宝明。

白塔主婚磐石坚,北海证婚海深情。

佛香阁里摩天佛,俯身替俺拴红绳。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7-10-29 20:02:24 | 显示全部楼层

未名湖水映倒影,白头一对喜盈盈。

园明圆中大水法,为披婚纱白濛濛。

昆明湖畔乘石舫,石轮转桨离岸行。

十七孔桥并肩过,铜牛点头喜相迎。

明陵墓道骑石马,马驮翁媪试奔腾。

八达岭上合倩影,镌刻秦砖双留名。

居庸关口詹天佑,夸俺矍铄未龙钟。

入宫偕登三大殿,但见老凤陪老龙。

珍妃井喷泉水涌,双双对饮不论瓶。

御膳房购满汉席,两两皤腹鼓蓬蓬。

难耐繁华喧嚣急,速返故里寻安宁。

携手入舱才坐稳,空姐宣告机降坪。

招呼彩车忙迎娶,一觉醒来天未明。

异乎哉!焉何隆冬做春梦?

问周公:梦圆何处?北国江南?燕都金陵?

刚过一周,老古四入道门,对一贴说:“我想请您替我再写一则征婚启事,可不可以?”一贴说:“有何不可!”老古说:“您为啥不嫌麻烦?”一贴说:“诚则灵是我的理念,有求必应是我的行动指南;搞笑是我的爱好,连续作战是我的习惯。”接着就出现了一则征婚再启事:

[此贴子已经被作者于2008-4-25 18:39:02编辑过]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7-10-29 20:02:38 | 显示全部楼层

前番启事一张挂,四面环生新媒茬:

树枝头挂着个半干的果——原先脸蛋红润裹;

霜叶底垂着朵缺瓣的花——似曾是阆苑仙葩;

半空里落下只倦飞的蝉——额首光洁美容颜;

拉瓜秧拽出个漏摘的瓜——腰身滚圆肥硕大。

都余韵尚存隐隐现,细查学历皆明显差;

文革革除寒窗苦,吻攻无卫怀六甲;

专修胎教孕育学,家政运筹成行家。

经申报,考评委们拒评审,聘任证书谁签发?

看今世:不贴名牌美还丑,不加包装真亦假。

昔日黄花欲照眼,必得职称衬托她。

待我运作六旬功,另辟蹊径重谋划:

女状元啊!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7-10-29 20:02:54 | 显示全部楼层

您何处居深闺?朝哪方开绣闼?

到几时挪步出象牙塔?

安得芳讯透窗纱?拟躬身拜访到文几下。

听锦纶音,振聋发聩;觑观音面,医疗眼花。

好事多磨我最耐磨,三难新郎我能招架。

但巧遇着:九八和合久远发,戊寅正好舞银蛇。

怎肯舍得?将良辰浪掷,让美景虚设?!

金秋多有黄金日,胜过雪冬白花花。

又何必苦熬春困与夏乏?!

到寺院竭诚叩首扶乩,请示过西王母;

赴教堂切实长跪忏悔,咨询了玛利亚。

神诏谕曰:提前大吉利,滞后近凶煞!

万不可再把世纪跨!

天意莫可违,人情贵通洽。

咱们还干等个啥?

谆谆相告

新泉再启

吉日良辰

住址:

电话:

传真:

热线: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7-10-29 20:03:12 | 显示全部楼层

既嫌快又嫌慢,转眼累月近半年。老古五入道门,向道士汇报战绩,详述以后,请为之笔录备忘。一贴便写成一篇《冬翁遇仙记》:

青年发展变化快,老翁速率也不差。

三秋过后两谢世,冬至将至又殁仨。

真稀奇也够通洽,全把老妪抛闪下。

直把我喜煞忙煞,乃挨个暗访明查。

 

玫瑰园中第一个她,娉婷衰变稳如塔。

脂粉未施真面目,鬓毛稀疏非假发;

秋波不兴秋水淡,黛山失翠陡坡崖;

不动容时皱纹浅,未启唇似无豁牙。

询问膝下几儿女?只把大郎三郎夸。

为啥不提二相公?他患癜疯人人怕。

得!撇不下个二傻瓜,可怎么安插?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7-10-29 20:03:31 | 显示全部楼层

月季香居第二个她,院士遗孀老专家;

退休返聘坐堂诊,行医处方做大拿。

建国前夕美容貌,至今犹未梳洗罢;

端坐中堂品海味,闲步后庭觅新花。

但知虚实寸关尺,不管米面酱醋茶。

待日后是她侍候我呢?还是我侍候她?

得!敬不起,放不下,这面善的菩萨!

 

蔷薇精舍第三个她,老当益壮列十佳。

邀我早晚同锻炼,跳起恰恰把话拉。

鱼龙身子鸳鸯腿,肩膀抖动脚八叉;

手牵手时心相印,臂挽臂时肘摩擦。

在先有点闪着腰,随后有些扭痛胯。

接下来,脚绵软、头胀大、浑身散了骨头架。

得!当新郎怎能够瘫痪趴地下?!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7-10-29 20:03:44 | 显示全部楼层

碧绿山庄第四个她,方方面面都不差。

一见倾心多共识,两两和合传佳话。

连理枝长映斜晖,比翼鸟飞趁红霞。

美中不足今方信,她儿不许娘改嫁;

谁敢调唆来引诱?磨刀霍霍向谁家!

得!孽子连命都不要,还能要我这晚爸爸?!

 

开发新区第五个她,洋装束裹老银蜡。

拉皮割皱意未足,白发顶戴黄金发。

三个女儿全出国,不堪寂寞誓改嫁。

择偶条件只一个,必先移居加拿大。

俺特亲赴大使馆,申办出国求签发。

大使答复意赅简,尚未结婚拒接纳!

得!她比我更性子急,忽略了欲速则不达!

 

[此贴子已经被作者于2008-4-25 18:40:31编辑过]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7-10-29 20:03:57 | 显示全部楼层

广场传闻第六个她,欲抛彩球告天下:

急招老伴倒插门,有庄园别墅豪华;

备保姆、厨师、管家、保镖、司机、桑塔纳。

南洋椰林越隆冬,承德行宫消炎夏;

赏秋色枫丹白露,观春光佛罗伦萨。

借问艳妪居何处?众人俯仰笑哈哈。

得!辨别不清有或无,琢磨不透真与假!

 

六瓣冰晶白雪花,六位婀娜黑紫姹。

请您替俺排排队,最可娶的是哪家?

倒数序列谁为首?留把白米缓抛撒!

 

即日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孔孟之乡-春秋论坛 ( 鲁ICP备06020822号-1  

GMT+8, 2024-7-15 00:42 , Processed in 0.227809 second(s), 16 queries .

Powered by 孔孟之乡-春秋论坛

© 2006-2014 SKIN BY KMZX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