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孔孟之乡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快捷导航
搜索
查看: 3427|回复: 1

[原创]论李白与孔子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9-10-3 13:07:1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三、李白对儒家的态度


李白对孔子及其思想,一贯尊崇,并积极继承。而对后世儒家,也是持一贯尊崇态度的。他自谓“德参夷颜,才亚孔墨”,(《送戴十五还衡岳序》)是说他的德行可与伯夷及儒家宗祖颜回看齐。他的才华,仅亚于儒家学派代表人物孔子及墨家首领墨翟。换句话说,他衡量德才的标准,是以儒家为思想基础的。他在《上安州李长史书》中又说:“白妄人也,安能比之?上挂《国风》相鼠之饥,下怀《周易》履虎之惧。”这是说他的外表,既富有儒家“仁”的仪容,又富有儒家一定的严肃形象。也就是说,他从内心到外表的修身之道,都符合儒家规范。“邹、鲁多鸿儒”、(《春于姑熟送赵四流炎方序》)“地扇邹、鲁学”(《留别金陵诸公》)等这些诗句又证明,儒家学派在他心目中,不仅是“鸿”的、“大”的,而且连与儒家故乡——邹、鲁接壤的地区,也应该引为光荣。他以儒家自居,告诫自己说:“还须黑头取方伯,莫谩白首为儒生”(《悲歌行》)。他又以儒家自居、自暴自弃地说:“黄金散尽交不成,白首为儒身被轻。”(《答王十二寒夜独酌有怀》)、“儒生不及游侠人,白首下帷复何益!”(《行行且游猎篇》)。

以上事例足证,李白尊崇儒家学派的思想,确是一贯的。然而,他却又说过一些嘲儒的话,如:“拨乱属豪圣,俗儒安可通?”(《登广武古战场怀古》)、“予为楚壮士,不是鲁诸生。”等。(《淮阴书怀寄王宋城》)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呢?是不是李白又反对儒家、或又嘲笑孔子了呢?其实不然。上述两例,李白所嘲弄的有明确对象,即“俗儒”或叔孙通所征三十二个鲁儒生中的两个“不知时变”的“鄙儒”。(《汉书、叔孙通列传》)我们知道、孔子死后至唐朝开元一千余年间,随着历史的发展,以孔子为代表的原始儒家思想,出于社会的种种原因,也相应有所变化。及至汉武帝时期,则发生了突变。大儒家董仲舒出于加强巩固封建集权的需要,把道、法、名、刑等各家思想、揉入儒家思想之中。至此,原始的儒家思想,一变而为“霸、王、道、杂”大一统的混合体,这就是所谓新兴的、发展了的“今文经学”派。另一部分坚持原始儒术的儒生,也自成一派,名之曰“古文经学”派。自是而后,儒家分为两派,在斗争中,务求其生存。由于两派的斗争日益尖锐,自然就会出现一小部分极端化的儒生。他们的思想方法片面,置社会的变化于不顾,背弃了儒家“用世”思想的基本原则,一味抠词咬字,陷入了僵化迂腐的泥坑,成了人们通常所说的“俗儒”或“腐儒”。李白嘲弄的所谓“儒”,实际上就有这一类人。现举李白所写的《嘲鲁儒》诗为证。诗云:

鲁叟谈“五经”白发死章句。

问以经济策,茫然坠烟雾。

足著远游履,首代方山巾。

缓步从直道,未行先起尘。

秦家丞相府,不重褒衣人。

君非叔孙通,与我本殊伦。

时事且未达,归耕汶水滨。


看!他勾画的这个“儒”的形象,肥头大耳,宽衣长袖,迈四方步,放八楞屁。既不通社会时事,又不通经济庶务。思想僵化,迂腐不堪,饱食终日,无所用心。这样的一副丑态,能是孔子的形象吗?能是子思,孟子的形象吗?能是董仲舒之辈的形象吗?不是,绝对不是。如果说这种人也是“儒”的话,那只能说他是儒家中的怪态——“俗儒”或 “腐儒”,这类迂腐不堪、对社会毫无意义的腐儒,难道不应该嘲弄吗?李白嘲弄的这类腐儒不仅与孔子沾不上边,就连与儒家也没有多大关系。过去曾有人以《嘲鲁儒》和《庐山谣》中“凤歌笑孔丘”两例,把李白说成是嘲孔反儒的“法家”,这实在是出于对李白的误解。其实《庐山谣》中“我本楚狂人,凤歌笑孔丘”一韵,根本就不含嘲孔的意思。“凤歌笑孔丘”之典,原出自《论语、微子篇》,其中云:“孔子适楚,接舆歌而过孔子曰:“凤兮凤兮,何德

之衰?往者不可谏,来者犹可追,已而!已而!今之从政者殆而。孔子下,欲与之言,趋而避之,不得与之言。”《庄子、人间世篇》记述略详:“孔子适楚,楚狂接舆游其门,曰:凤兮凤兮,何德之衰也?来世不可待,往世不可追也。天下有道,圣人成焉,天下无道,圣人生焉。方今之时,仅免刑焉。福轻乎羽,莫之知载。祸重乎地,莫之知避,已乎!已乎!临人以德。殆乎!殆乎1画地而趋。迷阳迷阳,勿伤吾行。却曲却曲,勿伤吾足。”两书记载,内容大体相同。按《高士传》:楚狂本名陆通,也称接舆。楚人,好养性,以种田为业。他看到楚昭王国政无常,仍佯狂不仕,故时人称他为楚狂。后来楚王听说他是个大贤人,因派使臣持黄金,驾车马,征聘他治江南,他笑而不应。后来他和夫人一起,背着锅灶,带上针线,入山隐居去了。可见楚狂是一个为避祸而隐逸的人物。上面他对孔子讲的这一席话,是对社会政治的看法。基本意思是,天下无道,圣人倒霉,生灵涂炭,仅免一死。福轻祸重,得避且避,入世从政,实在危险。楚狂以这种观点游说孔子。他肯定孔子是象征吉祥的“凤”,又是“仁”德的“圣人”。他告诫孔子,在这种时候,还进行从政游说,实在是危险的。这有什么嘲孔的意思呢?再者《庐山谣》诗之作,时在上元元年,也就是他逝世的前二年。这时他的一切政治希望都成了泡影,他看破了时局,决意隐退,所以他以楚狂自称。他的所谓“风歌笑孔丘”,只不过是借典抒思,其意并不在于孔丘,实际是“笑”自己。即便如此,,这个“笑”字,也不含有任何嘲笑的意思,而只能说是一种看破红尘的悠然自得而已。

 

 

(1987年中国李白学会成立大会论文)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2-4-22 19:00:21 | 显示全部楼层
8错8错,支持~~~






















防辐射服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孔孟之乡-春秋论坛 ( 鲁ICP备06020822号-1  

GMT+8, 2021-4-15 03:47 , Processed in 0.054950 second(s), 20 queries .

Powered by 孔孟之乡-春秋论坛

© 2006-2014 SKIN BY KMZX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