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孔孟之乡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快捷导航
搜索
查看: 3167|回复: 2

论李白与孔子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9-10-3 13:01:0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论李白与孔子fficeffice" />

郑修平

李白是我国唐代著名的诗人,以其清新俊逸的诗风特点,在唐代千家诗人中,夺取了“诗仙”桂冠。李阳冰在《草堂集序》中云:“自三代以来,《风》、《骚》之后,驰驱屈、宋,鞭挞杨、马,千载独步,唯公一人。”对其品评,可谓至矣。然,通观李白思想,及其“风,雅、比,兴”之诗歌创作原则,仍深深扎根于我国古代思想文化的土壤之中。我国古代的思想文化,丰富多彩。尤其是公元前五世纪左右的春秋前后,所呈现出的百家争鸣的繁荣局面,更是“巍巍”“郁郁”。思想家、文学家灿若繁星,略而计之,号称“百家”。其儒、道、名、法、兵、墨、杂、横等诸家,横绝一世,对我国后世思想文化的发展,都有重大影响。其中,以孔子为代表的儒家思想,集夏、商、周三代文化之大成,形成了我国整个封建社会思想文化的基础。李白所处的唐代,虽去孔子已一千余年,更有释家兴起,然孔子的儒家思想,依然不失其左右社会的地位。作为生长在当时社会的李白,虽也受到各派(主要是道,释家)的影响,但以孔于为代表的儒家思想,仍居于主导地位。

一、李白尊崇孔子其人

现存李白千首诗文中,涉及历史人物约460余人,其中多次出现者,诸如:姜尚、伯夷、叔齐、巢父、许由、孔子,老子、庄子、管仲、晏婴,墨子,屈原、鲁连、张良、杨雄,贾谊、司马相如、诸葛亮、陶潜、谢安等人,都是他所崇敬的人物。而在这些人物中,提及次数最多者,以孔子称首,竟达30余次,远远超出他自认为始祖的老子。他对孔子或敬仰、或迫思、或凭吊、或以孔子自况,无一不持尊崇态度。他称孔子为“尼父”、“宣父”、“圣人”,“大圣人”,自已与孔子相比,又自称“小儒”。

李白一生,颇似孔子。他自幼苦读经史,少年时代,曾在家乡绵州昌隆县当过放牛的小吏。25岁时,自觉学业已就,乃“仗剑去国,辞亲远游”,于巴、蜀、荆,襄、吴、楚,秦,晋、齐、鲁等地,进行了一系列的干谒活动,终不见用。直到42岁时,才以自己“横被六合”的诗文才华和“声闻于天”的社会影响,被唐玄宗诏入宫掖。然他在宫中,由于不满于朝廷的荒淫昏庸,则侍君消极。“天子呼来不上船”(杜甫《饮中八仙歌》),更加之“丑正同列,害能成谤”(李阳冰《草堂集序》),即奸相,佞臣的谗毁,不到2年,就被‘赐金放还”了。58岁时,“安史之乱”爆发,两京失陷,他出于报国热情,误上了永王李璘的贼船,遭致了囚狱及流放之苦。因此、李白在生命旅途的关键时刻,往往以孔子的境遇,来抒发自己的感叹。请看:

当他急于用世的时候,则以孔子“吾岂匏瓜也哉,焉能系而不食”(《论语、阳货》)的事例,给自已鼓劲说:“荆人泣美玉,鲁叟悲匏瓜……明主傥见收,烟霄路非赊”(《早秋赠裴十七仲堪》);当他进行干谒活动而遭到某些大人物的讥讽时,则引用孔子“后生可畏”(《论语、子罕》)的话,驳斥对方说:“宣父犹能畏后生,丈夫未可轻年少”(《上李邕》)。天宝三载,他被“赐金放还”之后,对唐王朝及其谗毁他的奸相、佞臣无比憎恨,他又以孔子曾被愚昧及嫉贤之流诽谤为“丧家犬”、“东家丘”(沈约《辩圣论》)“旅人”(《京氏易传》)等的事例,抒发感慨:“宋人不辩玉、鲁贱东家丘”(《送薛九被谗去鲁》)、“仲尼旅人,文王明夷,苟非其时,圣代低眉”(《与诸公送陈郎将归衡阳序》),来揭露社会政治的黑暗及奸臣当道的丑恶现象。当他发现邪恶势力难以抗拒而要消极退缩时,则以孔子“ffice:smarttags" />ersonName w:st="on" productid="干七十">干七十ersonName>君而不一值”(《淮南子,泰训篇》)和“道不行,乘桴浮于海”·(《论语、公冶长》)等叹息不遇的言行,来抒发自已消极愤满的情绪:“仲尼七十说,历聘莫见收”(《赠崔郎中宗之》),“时命或大谬,仲尼将奈何”(《纪南陵题五松山》),“大圣犹不遇,小儒安足悲”《书怀赠南陵常赞府》)、“仲尼欲浮海,吾祖之流沙”(《古诗、其二十九》)等,来进行自我安慰和为其消极隐退思想而自护。乾元元年,李白出于报国之心,误陷于皇室之间争权夺利的斗争,结果被捕,囚于寻阳狱中。在狱中他写了《上崔相焕百草忧章》一诗。全诗二十二韵,他竟一连三次引用孔子之事:“斯文未丧,东岳岂颓!”此韵正引孔子拘匡所言“天之未丧斯文也,匡人岂如余何?”(《论语、子罕》),及反引孔子临终歌“泰山其坏乎:”(《史记、孔子世家》)两例,表明他和当时孔子拘匡一样,是无罪的。他也犹如“泰山”,邪恶势力摧不垮他,他却能战胜邪恶势力。“骥不骤进,麟何来哉”一韵,引用孔子“刳胎杀天,则麟不至其郊………覆巢毁卵,则凤凰不翔”语(《史记,孔子世家》)来控诉李唐王朝迫害贤才的罪过。他的囚狱,是时代政治不祥的征兆。“冶长非罪,仲尼无猜’一韵,引用公冶长·“虽在缧绁之中,非其罪也,以其子妻之”之事(《论语、公冶长》)自谓和公冶长一样,并没犯什么罪过,希冀能遇到孔子似的知音,将他脱出牢狱。李白长流夜郎之后,年已进顺耳,“岁宴晚归来,富贵安可求”(《赠崔郎中宗之》)虽然已感到仕途绝望,但他仍以孔子自况,坚持“掩口去盗泉”(《赠宣城宇文太守兼呈崔侍御》)的自重品格。

孔子一生,在政治上不得重用,“累累若丧家之犬”,但他慷慨自负的精神,却始终不减,临终还作歌曰:“泰山坏乎!梁柱摧乎!哲人萎乎!”,(《史记·孔子世家》)以“泰山”、“梁柱”、“哲人”自况,其气魄可谓大矣!而李白奋斗了一生,其结果亦是“空谈帝王略,紫绶不挂身”、落了个“廓落无所合”(《门有车马客行……》)的悲惨局面。但他亦自负“才力犹可依,不惭世上雄”临终亦作歌曰:

大鹏飞兮振八裔,中天摧兮力不济。

余风激兮万世,游扶桑兮挂左袂。

后人得之传此,仲尼亡兮谁为出涕。

——(《临路歌》)

显然他是效仿孔子临终歌而作,其基本思想内容,也和孔子略略相同。只不过将孔子“泰山”,“梁柱”等借以发端的物象,改为“大鹏”而已。看,他在谢世的最后关头,想到的不是别人,而是孔子。呼唤的不是别人,也是孔子。可见,在李白心中,只有孔子才是真正知音。“平生不下泪,于此泪无穷”,他为孔子的早逝而没有任何人为他唱支挽歌而出涕。

以上事例足证,李白对孔子的尊崇,真可谓“一以贯之”者欤!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2-4-22 18:59:53 | 显示全部楼层
8错8错,支持~~~






















防辐射服有用吗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2-8-13 15:17:40 | 显示全部楼层
说得不错,有收获,顶一下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孔孟之乡-春秋论坛 ( 鲁ICP备06020822号-1  

GMT+8, 2021-4-15 03:23 , Processed in 0.063402 second(s), 20 queries .

Powered by 孔孟之乡-春秋论坛

© 2006-2014 SKIN BY KMZX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