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孔孟之乡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快捷导航
搜索
查看: 1051|回复: 1

我的三位母亲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4-27 16:24:1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1、母亲
  母亲死于饥饿的年代,那时节她的五个儿女都还小,台阶一样嗷嗷待哺。
  年龄太小,加之年代久远,母亲的模样早已漫漶不清。但是只有一个场景总像刚刚发生在眼前一样:左手将簸箕揽在腰际,右手抓起一把像皮肤一样颜色的麦粒,再让其从手中淌下,一把,一把。深秋的朝暾映在她已见浮肿的脸庞上,显出着少有的兴奋,也感染得我们已经饿倒在床的姐弟们,霎时有了欢叫的力气。整个夜晚,她深深探进生产队的麦秸垛里,从已经打过场的麦秸里,沙出了三四斤麦余子。搓下麦粒,簸去糠皮,掺上仅剩的斤把地瓜干,磨成面,再剁进些地瓜叶和扫帚菜,蒸了一锅窝窝。公正地每人两个,余下的一个母亲说留给才一岁多的最小的弟弟。这是活命的窝窝。我们五个挣扎出了死地,只有母亲没能熬过这空前的饥馑,倒下,死去。死前,她还努力地折起身子,指着悬在梁上的篮子,里面是她没舍得吃下一口的两个窝窝。
  不惑过了,又已近耳顺之年,窝窝,特别是杂面窝窝,还是我爱食爱品的主食。活命,也带给我永不涸竭的温暖。当然还有追问,有天,有地,可是那么多的人,为什么就眼睁睁的饿死?如天如地的母亲走了,走了就再也无法回来。母亲的走所留在我们心上的怅惘,将伴随终生。
  2、母亲
  我的第二位母亲是继母。
  在县水利局负责技术的父亲,不得已为我们带来了继母。她与去世的母亲性格截然不同,与我们更是格格不入。她的到来,使得我们姐弟更加地思念已逝的母亲,抱成了团,暗暗地对抗她。
  穷家,一窝子不听话的孩子,她也孤单与苦恼的吧?
  困顿,却又遭逢“四清”与“文革”骤起的风暴,成分不好、父亲又被批斗着的家真是雪上加霜了。一再地忍让,还是不能免除屡受欺负的处境,不仅我的上学与大哥的验兵都受到了额外的阻挠,就连我们下地割草拾柴禾,也会遭到白眼、训斥、甚至打骂。父亲被运动纠缠在县上,继母当然承受着比我们更大的压力。可是她更勤勉地收拾着家,常常会熬夜也要把我们破了的衣服与鞋子补缀整齐。
  那是一个冬日的傍晚,瘦弱的四弟回到家来,被人戏弄得一把鼻涕一把泪。这时,隐忍已久的继母,霍地站起身,用她皴得净是口子的手掌,抹去四弟脸上的鼻涕与泪,只身站到院子的大门口,亮开嗓子向全村说话了。她说起李家老辈的宽厚,说起李家当下的难,也说起乡亲们的好和一辈辈相处在一起的不容易。她当然也以更高更亮的嗓门,说起我们一家受到的欺负与不公平的待遇。我记得最清楚的是这样的一段话:我的孩子都是懂事听话的好孩子,谁再敢打骂和欺侮俺的孩子,我就奉陪到底!告诉你们吧,我也会骂,不吃不喝连骂三天也不待重样的!想不到继母这样大胆,想不到她的声音这样高亢嘹亮。我们都放下碗筷,悄悄地来到她的身边,依偎着她,早忘了呜咽锋利的北风。虽然全村静静的,只是偶尔有一声两声的鸡鸣狗吠,可是我们心里知道,全村的老少爷们都在听继母说话。
  也不知从什么时候起,我们都自然而然地喊起了“娘”,像母亲在世时一样地喊着“娘”。如今娘也老了,当然也有着自己亲生的儿子与女儿。可是她在向别人说起已经五十多岁的我时,还是不改几十年一贯制的称呼:“俺小三……”


点评

海!外直播 t.cn/RxmJTrC 禁闻视频 t.cn/RJJZmvp 勃烈日涅夫当上苏共总书记后,将乡下老母接到莫斯科.得意洋洋地向她展示豪华别墅,高级汽车,高档...老太太说:"儿子啊,这一切都很好,但是共产党来了你怎么办?"   发表于 2018-9-5 16:07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孔孟之乡-春秋论坛 ( 鲁ICP备06020822号-1  

GMT+8, 2019-11-21 14:49 , Processed in 0.054044 second(s), 22 queries .

Powered by 孔孟之乡-春秋论坛

© 2006-2014 SKIN BY KMZX

返回顶部